利用中美冠科數據庫,快速查找所需模型
OncoExpress|HuBase|XenoBase|MuBase

博客

使用血漿神經酰胺預測冠狀動脈疾病

2018-09-13

  •  
  •  
  •  

在全球范圍內,心血管疾病(CVD)是致人死亡的頭號殺手,改進預后疾病指標成為當務之急。對于心血管疾病(CVD)及冠狀動脈疾病的風險,神經酰胺是潛在的生物標志物嗎?

何為神經酰胺?

神經酰胺是在所有細胞株中生成的復雜生物活性膜脂。神經酰胺在細胞膜內濃度較高,是構成鞘磷脂的脂類成分,鞘磷脂是脂質雙層的主要脂類之一。

神經酰胺除了具有維持細胞結構的作用外,作為一種信號分子,還具有調控分化、細胞增殖、凋亡等多種作用。

神經酰胺作為心血管疾病(CVD)生物標志物的預后效用現在也逐漸浮出水面。

神經酰胺與膽固醇的相似之處

神經酰胺與膽固醇有許多相似之處。二者均有粘稠、多脂的特性,是構成基本細胞生存所必需的環境,在細胞膜中起著重要的骨架作用。神經酰胺和膽固醇都是復雜生物合成途徑中的中間體,形成并積聚大量復雜脂類。

同膽固醇一樣,神經酰胺在動脈粥樣硬化病變中積聚,在斑塊中大量存在。由于血漿神經酰胺現在可以通過質譜量化,神經酰胺與心血管死亡之間的關系可在穩定和不穩定的冠狀動脈疾病(CAD)患者群體中檢測。也可對原發性和繼發性心肌梗死(MI)進行風險評估。

監控神經酰胺濃度和種類以便預測心血管事件

血液中神經酰胺濃度與預測不良心血管事件(如心肌梗死和中風)關系密切。在對冠狀動脈疾病(CAD)患者的研究中,神經酰胺含有C16、C18和C24:1酰基鏈,這些能作為斑塊不穩定性的獨立預測值。這一預測值的準確度超出了包括低密度脂蛋白(LDL)膽固醇在內的傳統風險指標。

神經酰胺由6種脂酰選擇性神經酰胺合成酶合成而來,顯而易見,每種神經酰胺都有特殊的生理功能。因此,對神經酰胺合成比率實施監控,可深入了解動脈粥樣硬化事件的新陳代謝規律。

神經酰胺風險評分

在2016年,梅奧醫學中心(Mayo Clinic) 為預測患者心血管不良事件而發起一項神經酰胺驗血活動。醫生開始用神經酰胺濃度作為預測風險評分,提高高風險患者中需要更積極采取治療干預措施的人群的識別能力。

例如,如果患者膽固醇指標未達到傳統他汀類藥物治療的要求,且神經酰胺風險評分提高,那么便需要更加積極主動地治療。這包括在治療方案中增加PCSK9抑制劑。

預測原發性和繼發性事件的神經酰胺風險評分,可與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LDL-C)和CRP濃度綜合評估。血漿神經酰胺的不同比率,是頑固性冠狀動脈疾病(CAD)患者和急性冠狀動脈綜合征(ACS)患者心血管死亡的重要預測因子,超過了目前使用的脂類標記物。

2型糖尿病神經酰胺濃度

據報道,與對胰島素敏感的正產人相比,肥胖和胰島素抵抗病人骨骼肌中神經酰胺濃度明顯升高,這令糖尿病研究人員產生了興趣。因為胰島素敏感度值范圍很廣,肌肉神經酰胺濃度與胰島素敏感性之間相關性很強。

Haus等人報道稱,神經酰胺亞種血漿濃度和成人(有和無2型糖尿病)鉗夾源性胰島素敏感性與血漿TNF-α濃度兩者之間相關性很強

在NAFLD中神經酰胺的作用

神經酰胺表示在循環反饋回路中生成細胞因子,對促炎性細胞因子(如白細胞介素IL-1和IL-6)增強做出反應,這些因子存在于NASH中,與神經酰胺濃度增強關系密切

在肝臟中,神經酰胺與TNF-α相互作用,釋放活性氧(ROS),導致細胞凋亡和肝臟炎癥。同樣,喂食高脂飼料的小鼠,隨后出現脂肪變性,表明與肝細胞凋亡相關的長鏈神經酰胺(C16和C18)在肝臟中有所增加。

神經酰胺在NAFLD和脂毒性中的作用目前尚不十分清楚,仍需做進一步研究。

神經酰胺的未來

目前為確定血漿神經酰胺濃度升高是否能預測冠心病、死亡率或2型糖尿病而正在進行的前瞻性研究尚且不多。因此,血漿神經酰胺在臨床終點方面的重要性尚不十分清楚。

迄今為止,在人體中還尚未有證據能夠表明,在療法上控制神經酰胺具有病理作用。在嚙齒類動物中倒有一些證據表明,在新陳代謝病理學中,酶類推動的神經酰胺合成起著致因作用。我們還需要進一步研究,不同的血漿神經酰胺是否可作為人體新陳代謝病理學治療和管理的有效治療靶點。

除已知的主要生物標志物之外,在預測心血管疾病(CVD)或糖尿病風險方面,新的生物標志物很難能保持一致。例如,常見的炎癥標志物(C-反應蛋白),其本身就是糖尿病預測指標,但是如果超出標準臨床預測指標(如空腹血糖、三酰甘油、BMI和家族史),則不能取代對糖尿病做風險預測。

盡管如此,加強心血管風險預測的生物標志物正在研究之中,這令人鼓舞,因為不管心血管疾病(CVD)檢測有任何進展,都能明顯提高全球人類的壽命。

Topics: CVMD

關注微信公眾號

尤尼克斯羽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