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中美冠科數據庫,快速查找所需模型
OncoExpress|HuBase|XenoBase|MuBase

博客

NAFLD / NASH診斷的無創測試是否足夠?

2018-08-02

  •  
  •  
  •  

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 NAFLD )/非酒精性脂肪肝炎(NASH)中無創肝纖維化評估的驗證策略具有重要意義。這篇博客文章對包括無創超聲波回聲檢查法在內的現有技術并對評定這些新方法的現有非人靈長類(NHP)模型做了評估。

如何確診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

在全球范圍內,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 NAFLD )是誘發肝病的主因,目前尚缺乏經批準的治療方案。在西方國家中,這種肝功能紊亂癥極為常見,感染人數超過總人口的20%。

目前,肝穿刺活組織檢查是對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最可靠的“黃金標準”檢查,對脂肪肝、肝細胞損傷、炎癥和肝纖維化做出評估。然而,肝活檢與一次性疼痛、焦慮、不適以及罕見但可能會危及生命的并發癥 (出血和死亡)有密切的相關性。

由于取樣的誤差、觀察者內和觀察者間的可變性、病理學家的經驗不一等問題,肝活檢評估肝纖維化的準確性也備受質疑。

隨著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患者的大樣本人群,更多地將無創試驗用作最基本的醫護標準,篩選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患者,幫助確定哪些患者仍需肝活檢,這樣才有意義。無創試驗,對于篩選早期階段(無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癥狀患者)的大樣本人群(1億),也可說是一種更為實際的選擇,因此僅利用肝活檢是不可行的。

超聲成像

在大樣本人群研究中,超聲成像是最基本的成像方法,主要用于篩選肝酶升高和疑似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的無癥狀患者。超聲成像具有以下特點:

  • 安全
  • 無創
  • 無放射性
  • 成本劃算
  • 便于使用
  • 應用廣泛。

在病情發展過程中做無創評估,生物指標和已有算法是對這種成像工具的補充;例如,據報道,在美國肥胖癥患者群體中,BMI、AST/ALT和糖尿病(BARD)評分對晚期肝纖維化具有較高的預測價值 (3-4階段)。

在診斷并將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非酒精性脂肪肝炎(NASH)從單純脂肪變性中區分開來時,盡管單獨的生物指標準確性有限,但是結合多個生物指標和風險因素開發出若干算法,旨在提高敏感性和特殊性。

非人靈長類(NHP)無創超聲波回聲檢查法

近日,王醫生等人發表了研究報告,介紹了臨床使用的無創超聲波回聲檢查法,如何對新陳代謝紊亂非人靈長類(NHP)中的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非酒精性脂肪肝炎(NASH)做定量評估。自發性肥胖癥、新陳代謝紊亂和糖尿病的非人靈長類(NHP)模型表明,這些與人類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非酒精性脂肪肝炎(NASH)病源特征及其伴隨風險因素極為相似。確鑿無疑地觀察到這一發現,尚屬首次。

無創超聲波回聲檢查法尚不能完全取代肝活檢的“黃金標準”。然而,這一平臺確實起到了獨特醫學轉換工具的作用,不僅可對病情發病原理的發展進行研究,也可為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非酒精性脂肪肝炎(NASH)相關的糖尿病進行新型藥物介入試驗。

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非酒精性脂肪肝炎(NASH)轉換臨床前模型

為了更好地研究病情進展過程中涉及的發病原理,理解并驗證新型無創技術和生物指標,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非酒精性脂肪肝炎(NASH)的研究人員面臨著尋找可轉換動物模型的挑戰。

自發性糖尿病猴,其肥胖、抗胰島素性、血脂異常、糖尿病和胰腺病理特征與從人類身上觀察到的這些特征極為相似。因此,這些作為可轉換動物模型,以便研究新陳代謝疾病和糖尿病的發病原理,并試驗新療法。

先天性糖尿病非人靈長類(NHP)模型也表現出了肝臟組織病理學的變化(例如脂肪沉積、炎癥和肝纖維化),與最終發展為人類身上的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非酒精性脂肪肝炎(NASH)相關密切。這為評估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非酒精性脂肪肝炎(NASH)療法和新診斷工具提供了一個有用的動物模型。

Topics: CVMD

關注微信公眾號

尤尼克斯羽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