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中美冠科數據庫,快速查找所需模型
OncoExpress|HuBase|XenoBase|MuBase

博客

免疫療法2018年回顧:從諾貝爾獎到臨床試驗失敗

2018-12-20

  •  
  •  
  •  

從激動人心的諾貝爾獎到備受矚目的IDO1臨床試驗結果,對於免疫療法來說,2018年是跌宕起伏的一年。

腫瘤免疫療法獲得諾貝爾獎

作為一名腫瘤免疫學產品經理,我的工作就是要緊跟該領域的最新發展趨勢。我必須承認,在2018年,腫瘤免疫療法(I/O)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我非常激動地見證了諾貝爾獎委員會將生理學或醫學獎授予兩位傑出的免疫學家,來自德克薩斯大學安德森癌癥中心的James Allison教授和來自日本京都大學的Tasuku Honjo教授。

在上世紀90年代末,這兩位科學家及其團隊對免疫系統的調節機制研究做出了重大發現。他們的研究小組分別發現了CTLA-4受體和PD-1受體,並對阻斷免疫檢查點抑制劑來進行腫瘤免疫治療的原理的確立產生了非常重要的影響。

腫瘤學會對免疫療法高度認可

今年年初,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SCO)連續第二年提名免疫療法為年度最重要進展。這一獎項授予那些取得重大進展的研究領域,包括疾病預防、治療、病人護理及對未來的展望。

不足為奇的是,大多數國際會議都是以免疫治療為主要議題,我們有機會參與了許多專業的集體會議,並討論了免疫療法(I/O)的最新進展和臨床試驗結果。

美國癌癥研究協會(AACR) 2018年年會尤其值得我們關注。今年,組委會將重點放在“推動癌癥科學創新為患者服務”上。結果是,一波最新的資料出爐,包括使用計算科學和“大資料”分析,以加快癌癥研究和藥物研發進程。

我認為這與腫瘤免疫療法尤其相關,因為在免疫療法中,我們還需要確定發生回應的明確信號,並且常常需要同時評估不同的細胞亞群和若干生物標誌物的變化。

在AACR會議展示的170個臨床試驗中,我最關注的是EORTC 1325-MG/Keynote 054雙盲III期試驗。本項試驗研究了“高危期黑色素瘤完全切除後pembrolizumab與安慰劑的治療效果比較”。

這個大型的臨床研究發現,PD-1抗體(pembrolizumab)(Keytruda?)作為一項輔助療法可顯著地延長完全切除腫瘤的高危III期黑色素瘤患者的無復發生存期(RFS)。

儘管其它臨床試驗也在關注PD-1抗體對III期黑色素瘤的治療作用,但這是首次採用交叉試驗方法,這也意味著接受安慰劑治療和復發的患者可以使用pembrolizumab進行治療。

這項研究為我們提供了重要的參考,即術後立即使用pembrolizumab治療是否優於復發後開始治療,這意味著我們對這種惡性腫瘤治療策略的優化又邁進一步。

2018年腫瘤免疫療法失敗案例

如同眾多新療法一樣,必然會有失敗案例,2018年,腫瘤免疫療法第一次令人失望發生在IDO抑制劑和PD-1聯合療法。這導致許多人擔心將I/O藥物推進大型臨床試驗是否為時過早,尤其是一些“投機取巧”的免疫檢查點抑制劑的聯用。

Incyte公司的IDO抑制劑Epacadostat和Keytruda一線用於惡性黑色素瘤的三期臨床試驗已經停止,因為聯合治療的療效並未優於Keytruda單獨使用。這導致包括NewLink Genetics、百時美施貴寶 (Bristol-Myers Squibb)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在內的幾家公司停止了IDO抑制劑聯合治療黑素瘤和肺癌等其他適應癥的項目。

由於在中期階段研究中缺乏對生物學原理的臨床評估,該試驗被廣泛認為是失敗的。這表明,在將這些藥物聯用之前,我們需要回過頭深入地調查每種藥物的作用機制和療效。

此外,這些大型的臨床試驗也警告我們,與免疫治療相關的不良事件從一開始就被我們低估了。因為這些不良事件與化療引發的副作用相比,我們並沒有考慮到它們之間可能存在著不同。

但好消息是,儘管與免疫治療相關的不良事件比我們預期的更為頻繁,但它們也是可以進行治療的,因此對早期癥狀的識別仍然是患者獲益的關鍵。

總結

根據這些成功與失敗的案例,我預計2019年腫瘤免疫治療的趨勢將會更加注重發展速度的需求與科學的嚴謹性相平衡。這無疑會促使該領域健康發展並最終使患者收益。

Topics: Oncology

關注微信公眾號

尤尼克斯羽毛球